看看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看看新闻网 > 国际新闻 >

国际新闻

外媒记者探访中国“制毒第一大村”

发布时间:2022-05-19 19:35
博社村是广东省陆丰市的一个村落,同时也是“三甲”(甲东、甲西、甲子三镇)地区制贩毒的大本营之一。外媒称,全中国有三分之一的冰毒来自陆丰。经历一场大扫毒之后,博社村目前...

  博社村是广东省陆丰市的一个村落,同时也是“三甲”(甲东、甲西、甲子三镇)地区制贩毒的大本营之一。外媒称,全中国有三分之一的冰毒来自陆丰。经历一场大扫毒之后,博社村目前迫切需要解决民生善后问题。

  “冰毒王国”令人震惊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月7日报道,一把压瘪的锁和一张磨损的红色脚垫装饰着通往这个异常豪华的三层别墅的大门口。就是在这里,在昂贵的红木家具和华丽的廊柱的簇拥下,蔡东家曾作为博社村的党支部书记掌管着这个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13世纪的村庄。

  然而上周,命运发生了逆转,蔡东家被撕下了面具,他竟然参与制贩毒品,据称他在企图通过毒品发家的过程中腐化了村里的男女老少。

  蔡东家的“王国”是在2013年12月29日开始瓦解的。当时,约3000名配备武器的警察在直升机、快艇和警犬的支援下,冲入博社村尘土飞扬的窄街。

  报道称,冰毒现在成为继海洛因之后中国的又一种常见毒品。中国的重大缉毒行动屡见不鲜,但是像针对博社村的这种规模的行动还是令人震惊的。

  中国警方把博社村(人口1.4万)称为“制毒第一大村”,该村的冰毒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重相当大。博社村的秘密1月3日曝光后,立即有人将其与电视连续剧《绝命毒师》联系起来。这部连续剧讲述的是化学老师沃尔特·怀特令人难以置信地沦落为毒犯的故事。

  由于这起丑闻,谁都不敢公开谈论蔡东家的被捕和其他一些涉案官员、警察的处境。在被问及最近这些事情时,当地的房主、店主和官员集体得了健忘症。警方在该村的许多墙上张贴告示,说毒品是“万恶之源”,呼吁贩毒者在2月15日前投案自首。但是,许多地方的告示已经被撕下来或者涂抹了。

  当地报纸说,当局派遣数百名警力进入博社村的小巷中维持秩序。

  记者纷纷要求接任博社村党支部书记的蔡水宝谈谈对他前任蔡东家的指控,或者领他们看看这个村以前的制毒场所。蔡水宝说:“我来这里只有三天。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善后问题亟待解决

  “你一个人进去要小心,照相机不要随便拿出来”,在中国“制毒第一大村”博社村村口下车之前,司机师傅一再叮嘱。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8日发表该报记者的报道称,一入村,场景没有“毒战”或“巷战”的震撼,看似平静的氛围夹带着警戒与不安。废品四处乱堆,扑鼻而来的是生活垃圾臭味。街道上多处挂着“有毒家破人亡”等警示标语,一再提醒人们,这个村子刚刚经历一场扫毒“霹雳行动”。村内多处可见警察巡逻,有部分村民对记者投以异样眼光。在博社村行走问路虽不觉得身处高危区,但能感觉到村子的水相当深。

  有不少村民热心帮助记者指引方向,但对敏感问题不置可否,连小学生都有戒心。“你们家是做什么的?”“上个月29日,你听说发生什么事了吗?”“那是蔡东家的房子吗?”一听到关键问题,原本微笑的脸立即严肃起来,均以“不知道”回应。

  知情人士透露,制毒贩毒曾给不少村民带来巨额财富。村民剥开可制冰毒的药品“康泰克”,倒出里面的粉,一个月可以挣一万多,有的制毒家庭一年的收入有上百万之多,“几乎和华西村一样富”。不过,在一部分人富起来后,博社村的物价近年来也不断攀升,甚至直逼陆丰市,导致不碰毒品的村民得承担制毒致富的代价。

  报道称,大量生产毒品还给村民带来生活上的不便,几乎家家户户屋外都可见到一台发电机。据称,由于生产冰毒需要大量电力,原本不胜负荷的农村电网满足不了需求,因而经常断电。有居民透露,家中的供电去年断了六个月,“不要说看不到电视,上不了网,连照明都成问题”。

  此外,制毒贩毒所排出的毒水大规模污染了该村的耕地,导致种菜和荔枝等农耕活基本无法干了。外出创业不顺而回乡开店的一名博社村青年说,荔枝过去一斤可以卖几块钱,现在只能卖几毛钱,“污染了,没人要”。记者按照村民指引的方向走到被废弃的农田,确实看到大片田地被大面积污染,几乎变成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污水池。漂浮物当中还有一些空瓶子和空盒子。

  报道指出,在制毒财路被阻断之后,村内产业又被制毒活动搞得农不农、工不工,如果收入来源成问题,毒祸极可能死灰复燃,又或引发其他群体性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