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看看新闻网 > 国内新闻 >

国内新闻

常德东风小区迷局

发布时间:2022-05-19 19:30
近段时间,官网爆料《湖南常德一小区5房10证纷争不断:房产登记人员被处分产权争议至今未解决》一文,简要披露了“东风小区”5房10证以及遭政府强拆多年未处理事件,其间已被省...
     近段时间,官网爆料《湖南常德一小区5房10证纷争不断:房产登记人员被处分产权争议至今未解决》一文,简要披露了“东风小区”5房10证以及遭政府强拆多年未处理事件,其间已被省纪委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的原常德市委书记杨某某“无故”为违法重复登记人王英德(武陵区检察院立案监督六年,两次通知公安立案的嫌犯)站台,颠倒黑白打压受害人。
    “东风小区”是1995年由常德市建行云海实业发展总公司(下称云海公司,法人代表戚振荣)聘请王先炳为项目负责人于1995年9月15日征地发起开发的,因其没有开发资质便邀请张智翔(原名张志学)的个人企业--常德希贵启豪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希豪公),该公司现更名为湖南中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中奥公司)联合开发,约定该项目由云海公司全额投资与希豪公司财务相剥离、自负盈亏。1996年底,国家政策责令银行退出其他产业,后来云海公司注销了。由此,联合开发停止,楼盘乱尾,施工方民工等债权人群访群闹,市政府领导勒令张智翔必须筹资解决上访等系列问题。张智翔被迫筹资,当时银行政策限制开发商及其股东贷款,1996年--1997年,张智翔先后将东风小区已建成的37套房屋按商品房购买方式委托田成尤、钱金香等公司员工、债权人代持,办理了房产证抵押贷款,完成首期开发。当时东风小区偏僻,成本价都无人购买,张智翔决定封盘。
王先炳首先向张智翔提出他开办企业寄住东风小区,他维护、看守好东风小区不要报酬,张智翔不收租金。

上图:戚振荣“东风小区”开发情况说明书
 
一、2003年,王先炳被他人收买,当了解到希豪公司、张智翔遭遇多起侵害案无暇顾及“东风小区”,便隐瞒张智翔趁火打劫,进行窃换土地登记、冒用他人执行案号串通法官强制裁定变卖“东风小区”房屋等系列侵占犯罪活动:
 
    1、东风小区土地登记被窃换
2003年3月6日,王先炳向常德市工商局申请设立个人独资企业---常德市武陵区东风火车站物质总站(下称物质总站)。
    2003年6月,王先炳以物质总站向常德市国土资源局申请"遗失补证”。市国土局根据鼎城区国土局伪造的、落定日期为八年前(1995年5月26日)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审(报)批单》、《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呈报表》、《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窃换材料,将已登记在希豪公司名下的“东风小区”土地窃换在物质总站名下,颁发了常国用(2003)00162号土地使用权证。
   2、东风小区已登记办证的案外人房屋遭法院一房二裁
   东风小区37套房屋都由张智翔购买并委托登记在田成尤等人名下(图一、图二)抵押贷款,如果要变卖,依法必须通过张智翔、产权登记名义人田成尤等,某些人谋划利用王先炳的物质总站,作为是(1999)常中法执字第81号执行案的被执行第三人,2003年11月14日该案以被执行人常德市雄健实业发展总公司在王先炳的物质总站有到期债务2099988.30元为由,将物质总站列为上述81号案的被执行第三人。于是,常德中级法院某法官从2004年8月9日开始,不顾常德市产权处提出的《审查建议书》(建议法院认真审查登记在案外人田成尤等人名下的房产,是否属于第三人财产,待按法律程序确认后方可查封、执行),将东风小区登记在田成尤、钱金香等人名下的十三套房屋(每套260平方米左右),直接白菜价 (每套10多万元),变卖给他人。更为荒唐的是:2004年8月9日,将登记在田成尤名下的房屋,上午按17万元裁定给张笃远,下午按19万元又裁定给陈三德。

上图:戚振荣的说明书
 
    3、法院隐瞒案外人将东风小区房屋为物质总站抵债
2005年3月30日,汪碧泉、卢忠民以物质总站欠其债务为由,向临澧县法院起诉,法院下达(2005)临民一初字第31号《民事判决书》;2005年9月14日经法院调解,在隐瞒张智翔、登记名义人杨文金、田成尤的情况下,将其产权登记名义人两套房屋为物质总站抵债,并下达(2005)临执字第125号《民事裁定书》。法院却在没有查清事实的情况下,在其法院文书中,确认物质总站以希贵启豪公司名义对东风小区开发,希豪公司不享有所有权和经营权,只收取相关管理费。
    4、东风小区5房10证抵押贷款纷争不断
    王英德是汪碧泉、卢忠民(在服刑)的好朋友,因上述第125号《裁定书》无法将登记在案外人杨文金、田成尤名下的两套房屋过户,汪碧泉就将5.8万元和第125号《裁定书》交给王英德,委托他欲将其两房屋过户在他们名下。
    王英德通过与房管局工作人员串通,了解到东风小区还有5套同性质房屋,王英德于2005年12月,伪造希豪公司印章、伪造购房合同(见图三、图四),将其5套房屋又重复登记在自己名下。
    2012年5月17日,经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立案查处如下事实:①王英德办的5证中,有4证在常德市有关工行、农行抵押贷款145.7万元,直今未归还贷款本息。有1证以26万元转卖给同胞兄弟刘友明;②司法鉴定,王英德的购房合同、发票印章是伪造的,销售员签名是伪造的;③市房屋产权转让登记审批表转让人栏中,无人签字;④王英德向公安提交的所谓是王先炳欠他的债,以债抵购房款的《今收到》、《抵偿协议》等自相矛盾。2004年7月20日,“王先炳”将田成尤、杨文金、付丕娥、田志光、严自成名下的5套房屋,抵债给王英德“出具”《今收到》后,2005年7月15日,“王先炳”又将其中杨文金、田成尤名下的房屋分别以17万元抵偿给卢忠民一套、王英德一套而签订《抵偿协议》。显然是王英德自己伪造的。
    王英德有保护伞的庇护,武陵公安以查处(王英德提交)证据自相矛盾为由撤销立案,武陵区检察立案监督(未撤销)通知公安恢复立案,至今未查处。王英德在其保护伞的谋划下,直通省委、市委主要领导,恶人先告状,自称上访北京等地200多次,大闹党政机关多年,并以“受害人”名义颠倒黑白捏造事实“喊冤叫屈”,搅浑了事实真相,反而打压真正的受害人,致使东风小区房屋确权纠纷案件8年多来,至今未果。《公证书》指向的实际产权人张智翔苦不堪言。

上图:常德公安鉴定书
 
    二、东风小区征收补偿离奇
 
   东风小区房屋乱象丛生,导致权属不清。原开发商实际投资人张智翔,提着有关证据材料,多次找相关单位领导,请求查清东风小区房屋权属情况以依法补偿。但无人关注、重视和倾听。导致东风小区住房无证的予以补偿,有证无房的予以补偿,法院重复裁定的也就重复补偿,造成一房多次补偿,致使国家遭受重大拆迁补偿损失。
 
     三、艰辛的维权之路
 
   1、股权被诈骗、公司落入歹人之手,档案不翼而飞
张智翔遭遇朱元发、余有昌等人多起刑事侵害案,致使张智翔苦心经营数亿净资产的公司(2005年余有昌进入公司前,进行财务审计、资产评估,净资产2.3亿以上,现实际价值在10亿以上),被余有昌(刑满释放人员)等人非法占为己有。本属公安机关应立案查处的特大刑事犯罪案件(见附件四组)多年控告至今公安机关没有立案查处。由于中奥公司股权的非正常转让,张智翔与其股东是敌对关系,存放在中奥公司档案柜中的东风小区开发档案资料,包括:张智翔投资东风小区的所有转账财务记录、代持人田成尤、严自成、杨文金等人的《代持协议》,《购房合同》、发票原件等等都不翼而飞。
   2、张智翔提起的物权确认案,均以证据不足败诉
   王英德刑案未查处,张智翔只好凭借第一次房产转移登记名义人田成尤等5人在公安《询问笔录》、以及自认是张智翔委托代持的《说明书》作为其房屋权属证据,向武陵区法院提起物权确认之诉。因铁路建设时间紧迫,对王德英重复登记5房难以确权,2015年5月7日,市房管局将其5房10证违法公告注销、撤销(有法律文书确认)。2015年6月4日,其房屋强拆后,市房管局根据错误的常政复决定[2014]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仅恢复了对王英德的办证登记。因此,法院不以第一次产权登记名义人的自认作为证据,却以张智翔本人不是房屋登记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张智翔缴纳了购房款,张智翔提起的民事确权案一审、二审、再审申请、向检察院抗诉申请,都以证据不足,驳回其诉讼请求。
张智翔的物权确认案所有庭审终结后,2020年7月27日,针对案涉5房登记的行政诉讼,最高法院再审裁定:房屋产权登记仅是确认房屋产权归属的行政行为,本身并不创设物权。其房屋已被拆除,登记失去了基础,要确认其房屋的权属,应民事确权解决基础民事争议。

上图:鉴定书
    因有了最高法这一新证据,确认了该行政诉讼案一审对王英德的重复登记违法、上述61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违法应予撤销的认定,加上张智翔与产权登记名义人进行了权属公证,还取得了一些新证据,2020年9月张智翔向最高院申诉,其答复是应在武陵区法院再起诉。根据华律网特邀律师问答:“因证据不足驳回诉讼请求能否再起诉”,结论是肯定的。根据这一情况,张智翔又在武陵区法院再起诉,与前诉不同(增加了诉求和当事人),但武陵区法院以重复起诉为由被驳回起诉。
 
    四、权威部门监督不公
 
    不知王英德用什么手段,打通了新来的常德原市委书记杨某某,在2021年4月5日,给他写了长达5617字的《关于请求给相关单位一把手组织处理的血泪控诉书》,书中恳请对市不动产中心、市铁办、市司法局、武陵区检察院的一把手进行组织处理;对张智翔更是诽谤、恶毒攻击,称其为涉黑涉恶侵夺他的财产……。杨某某对此特别热心,不对张智翔客观公正的调查、不听取张智翔的反映,颠倒是非黑白、捏造事实,要各有关部一定要打击张智翔。致使张智翔遭遇的余有昌、王英德刑事侵害案,本应立案查处时,某些与利益有关的掌权人却准备对张智翔提起的民事诉讼案在未开庭之前以权代法,组织市有关部门多次召开所谓的专题会议,指示执法机关只走程序,裁判一律驳回诉求,欲将案涉房屋给王英德或王先炳的继承人。
 
(本人张智翔,对上述事实愿意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