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看看新闻网 > 娱乐新闻 >

娱乐新闻

女童举刀约架事件涉嫌炒作:当事人非工商副所长

发布时间:2022-05-20 14:05
近日来,一条题为《涟源10岁女孩街头持刀举牌,要与六亩塘工商所副所长严怀忠“决斗”》的微博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被多个网络论坛转发,网友笑称为“最牛约架”。  微博称:...

  近日来,一条题为《涟源10岁女孩街头持刀举牌,要与六亩塘工商所副所长严怀忠“决斗”》的微博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被多个网络论坛转发,网友笑称为“最牛约架”。

  微博称:2012年11月19日,涟源市一名女孩在街头右手持刀、左手举着一块写有“严怀忠,你打我爷爷,等我长大后,我要和你决斗”的牌子。女孩自称叫刘敏婷,今年10岁,其爷爷刘春林2010年被涟源市六亩塘工商所副所长严怀忠殴打致伤,一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于是她想通过“决斗”的方式为其爷爷讨个说法。

  11月26日,记者赴涟源调查后发现,这场“约架”充满了离奇曲折,其背后无不透露着炒作和闹剧的嫌疑。

  核心焦点1:为何约架?

  油漆投诉遭打引发宿怨

  2010年8月16日,在涟源市文艺路上经营一家油漆店的刘春林因产品问题被消费者陈鹏投诉,反映“在刘春林的店子里购买了几桶油漆,喷上墙壁后发现油漆脱落,怀疑油漆有质量问题。”据介绍,事后陈鹏多次与店主刘春林协调,无果后便拨打了12315的投诉热线,请求工商部门调解。

  当地工商局消费投诉专干严怀忠是主要调解人之一。在调解处理时,刘春林因不满严怀忠的工作态度,脱口骂道:“你们工商干部倒边(方言:不公平),娘卖×的!”

  严怀忠听后,随即与其发生肢体冲突,刘春林头部被打了一拳。事后,经涟源市人民医院B超和CT鉴定,刘春林为轻微伤。

  当年9月2日,刘春林向涟源市工商局递送了一份《工商用拳头执法,老百姓的脑袋成了拳击沙袋》的材料,文中提出了三个要求:将严怀忠开除;相关单位及个人赔礼道歉;赔偿经济及精神损失20万元。

  知情人士介绍,两年多来,涟源市工商部门为了妥善处理刘春林被打事件,曾多次派监察室和六亩塘工商所的负责人与刘春林协商。

  2012年11月19日,网帖《涟源10岁女孩街头持刀举牌,要与六亩塘工商所副所长严怀忠“决斗”》发布,引起各方网友的议论。

  核心焦点2:约架女孩是谁?

  10岁女孩是侄女,非孙女

  网帖称,10岁的孙女为其爷爷抱不平,提出要与仇人“决斗”。

  10岁女孩的“爷爷”刘春林,现年才48岁。记者拨通刘春林电话时,他声称自己现在深圳,没时间也不方便接受采访。

  同日,记者却从涟源市工商局了解到,当时刘春林正在该局协商处理此事。

  更蹊跷的是,当记者问到小女孩是不是他亲人时,他十分坚定地回答“肯定是”,而对于“小女孩是不是他孙女”的提问,他却支支吾吾了一会,匆匆忙忙便挂了电话。

  记者从涟源市相关部门了解到,举牌的10岁小女孩确实是刘春林的亲人,但不是网帖所说的孙女,而是其妻子刘春娥的侄女。

  核心焦点3:被约架的是谁?

  严怀忠非工商所副所长

  知情人士介绍,两年多来,严怀忠也多次向刘春林道歉,但刘春林一直坚持自己的要求,调解一直没有实质性结果,双方陷入僵局。

  涟源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介绍,严怀忠只是一名普通的干部,在工商所已经工作了20多年。

  现在,严怀忠仍是六亩塘工商所消费投诉专干,而非工商所副所长。

  核心焦点4:约架是否成真?

  严怀忠道歉并赔偿万元

  “最牛约架”烟消云散

  11月26日中午,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协调组织下,刘春林与严怀忠再一次坐到了谈判桌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次会谈很成功。

  在涟源市工商局,记者看到了刘春林与严怀忠签署的调解协议书。协议书明示,“2010年8月17日,严怀忠在调解消费纠纷时与刘春林发生肢体冲突,导致刘春林受伤,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

  协议约定,严怀忠向刘春林道歉并赔偿刘春林因此次事件产生的休养误工费、检查费、住院费、陪护费、后续治疗费、司法鉴定费等1万元。

  涟源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当初刘春林按这个协议调解的话,这个事情早就处理好了。”

  当记者追问网帖内容以及小女孩的一些情况,刘春林摇头称不想再多说什么。

  记者采访过程中,当事女孩以及相关涉事人员均避而不见。

  争议之声

  反对者

  不该有如此

  “亲情复仇”

  对“娃娃讨薪”依然记忆犹新,现在又有“女孩决斗”。

  “女孩决斗”是孩子之怒、亲情之怒,这是“复仇”心理的朴素反应。我们的孩子如此感受权力的蛮横,如此不得不借用关注的力量进行亲情的“复仇”。这是公民权益在权力霸道之下难以保障的悲哀。

  “决斗”折射出某些官员是如何的蛮横霸道。就算是个例,我们也应铲除:美丽中国,不允许此类丑陋现象滋生。

  “女孩决斗”是“亲情复仇”,我们的社会不应该有这样的“亲情复仇”,应该有的是“法律复仇”。

  ——殷建光

  VS

  赞成者

  对监管不作为的举报

  女童约架的背后,是对相关监管部门处理问题不及时、不彻底的一次举报。

  无论女童约架的背后是怎样的一个真实情况,都需要相关监管部门做进一步的调查,并把调查结果向社会公布,让公众了解事情的真相;假如约架的背后存在未解决的问题,更需要及时处理,并把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布,让人明白个中的是非曲直,政府部门对待这件事的态度。

  反之,一旦把一切捂着瞒着,拖着不解决,或者对女童约架一笑而过,等着女童长大了,有一天用自己的方式去找那名打人的工商所副所长严怀忠报仇,那不仅关系一个孩子的未来,更关系一个社会的稳定与文明。

  ——贺成

  VS

  担忧者

  孩子心灵被扭曲

  十岁孩子尽管未必知道“决斗”的真切含义,但“战书”所抒发的不平之气,报复之心乃至于暴戾之气,令人惊心与痛心。

  当你在孩子心中播下暴力的种子,将来收获的可能就是暴力,种下仇恨的种子,将来发芽的可能就是仇恨。

  一把杀刀,一声怒吼。一个纯真的心灵从此被扭曲,这才是最可悲的。

  ——刘效仁 (三湘都市报 谢能武 朱意志)